说说

  人与人之间切记不可深入交流,语言虽然称之为沟通桥梁,但人的偏见却是横在语言面前的一座大山,一句话在没有说出来就已经被对方加工过千万遍,最后彼此不愿退步,双双落幕。

March 13th , 2024 at 09:35 pm

天气太冷了,每天早上起来的喉咙痛的要死,曾经的溃疡又找上门。

January 23rd , 2024 at 10:25 am

我永远也不会和像我爸这样一有点小事情就对你发火十分暴躁不堪的人和解,永远讨厌这样的人,一件小事情可以把你骂得狗血淋头,好像全是你的错一样,先把你骂一顿,然后在像你嬉皮笑脸的混过去,当我开始有意识到小时候的自己也是这样的时候,我开始恐慌害怕,所以渐渐从这个家庭抽离开来,不会再同情这个家庭的任何一个成员,包括我自己,所有的选择都是自己的一腔孤勇,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January 13th , 2024 at 03:42 pm

  第二天我又做梦了,我终于找到了语文老师。  我看见语文老师看见我很惊喜,看见他们好像在那边吃饭,老师笑着叫着我的名字让我过去,可是我却摆摆手说不了,因为我觉得很惭愧。  后来有梦到初中语文老师,我问他我想从大学退学重新参加高考,我跟他说我高中的内容都不太记得了,但是语文老师只是笑笑没说话,就像以前的那样。我问他,如果我从大学退学了之后重新高考没考上我是不是就没有本科文凭了,他没回应我,我就在那想,然后翻开从前的笔记开始背书。  恍恍惚的我又醒了。

November 26th , 2023 at 09:54 am

  今早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从大学转回小学读书,回到曾经的小学。心里还担心曾经的老师认不出我,然后就看见数学老师一眼叫出我的名字,抬头看却好像不是。碰到小学门口小卖部家的女儿,她带我去到六年级,我说我是转来的。  镜头一转我看见了好多的家长,他们好像是来开家长会,每个人都拿着孩子的成绩单。我想找到曾经的语文老师,我想告诉他我那天没有在他后面叫他的外号,可是我一直也找不到,曾经的那些同学好像在雾里,我怎么也看不清他们长什么样了。  惊醒过来,室友已经开始起床。可是这个梦真的好清晰,到现在我也能回忆起里面的所有细节。

November 24th , 2023 at 01:43 pm